{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被强暴在婚礼之前

被强暴在婚礼之前 「老赵,这次怎么这么少,才给500 一个人!」只见一个皮肤黝黑的矮壮老头背着个摄影包,一边打电话一边骂骂咧咧的走在一个高档小区里。只见他大约50多岁,一张丑陋的马脸,脸上沟壑纵横,一双三角小眼怎么看都是阴阴的样子,而扁平的大鼻孔里戳着两把黑里带白的鼻毛让他这张丑脸更添了几分..

面包车上奸淫妻子

面包车上奸淫妻子 那天,我和她去商场玩。刚要进商场时,孩子饿了,要吃奶。老婆就坐在路边商场的台阶上给孩子喂奶,面向着路面中央。当时是大约下午2点左右,天还是很热,除了偶尔经过的车辆,路上几乎没什么人在走到。我等不及,就先进了商场。因为老婆在做月子时得过带状疱疹,很严重,腰和后背都是,所以很怕..

给你最终极的凌辱

给你最终极的凌辱 我的家是在较偏远的地方,也算是城市吧!我老爸从前和三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在这地方租了一块地,专门做家庭电器和小机车的维修。一半的地方建了二层高的住宅,一半做一个大货仓摆放零件。自老爸去世后,修机车的生意很差,反而修理和卖二手家庭电器的生意勉强可以。  黄伯、胜叔和全叔现也居住在..